《柏索里尼》﹕入場前請先做足功課

《柏索里尼》﹕入場前請先做足功課

筆者忠告如題。否則就如筆者般,雲里霧里的走出戲院大門,只覺得這電影「很好」,卻久久說不出它好在哪;要不就如筆者前排那位睡得天昏地暗,絲毫不以在公眾場合大聲打鼻鼾為恥的大叔一般,被在場所有觀眾問候全家。無論是哪種情況,都是相當尷尬啊。

話說回頭,由《紐約性訴》導演執導的這部半自傳體電影,入場門檻對一般觀眾而言的確顯得太高。你或許不知道柏索里尼是誰,但很有可能聽過世界十大禁片之首《索多瑪的一百二十天》。由於該片內容太過驚世駭俗,當年不僅全球禁影,導演本身在完成拍攝工作後幾個星期,便以一種相當不體面的方式死去。往淺裡說,據說該片極度重口,與性相關的各種花樣都在片裡以讓人極度不安的方式呈現;往深裡說,此片打着反法西斯主義旗號的同時,也是導演故意挑戰道德衛士們,近乎執着地呈現人類最醜惡的一面。筆者膽小,至今未敢觀賞這部被譽為「不得不看,卻不可再看」的大作。大家如有興趣,可以到銅鑼灣「誠品書店」的影碟區購買,那裡十大禁片齊全……

電影以柏索里尼死前二十四小時為主線,穿插着他最後一部小說的影像和訪問,在虛幻與現實交織中表現這位離經叛道又多才多藝、極度重口又極具人文關懷的意大利傳奇導演的形象。網上評論說,如果是柏索里尼的粉絲,大概會如獲至寶。筆者是同意的。飾演柏索里尼的演員Willem Dafoe形神兼備,一個托腮,一個凌厲的眼神,便可得知他是真的「做足功課」,曾深入了解過柏索里尼的性格行事以及思想感情。柏索里尼在政治上被認為十分激進,主要源於他信奉共產主義、多次抨擊天主教以及其同性戀者的身份。電影中的兩段訪問,簡而言之就是柏索里尼認為「The city is dying」,人性逐漸被一元化的教育制度和機器所蠶食。他想喚醒大眾,摧毀眼前束縛着這個社會的一切,即使他不知道這是否最正確的選擇。

正如許多大師級人物一樣,柏索里尼看得很遠,走得太前,因此內心的孤獨勝於旁人十倍。在戲中戲中,那位外表滑稽的老伯(Ninetto Davoli飾,柏索里尼現實中的情人)以及年輕的Ninetto Davoli(Riccardo Scamarcio飾)跟着彗星走,到了一個對同性戀十分寬容、而現實中的意大利並不存在的城市,何嘗不是柏索里尼希望自己性傾向能從幽暗的荒原,走到陽光下的願望投射?電影更動人的,是呈現了柏索里尼的人文關懷精神。他和自己筆下那老伯一般,見過地獄(柏索里尼曾在貧民區當過教師,見盡社會黑暗面),想步入天堂卻不得要領。然而到了最後,自己為了追尋那顆喻示着救世主降生的慧星而離開地球,卻始終掛念這個自己最討厭也最放不下的星球。

如此特立獨行又具個性,的確很容易成為同代人之間的偶像,卻也招來極端的憎恨。柏索里尼的真正死因如今依然是個謎。電影採用了最廣為人知的版本﹕在嫖男妓途中被其同伴毆打,然後再被自己的車子輾斃。二十九年後,兇手卻突然改口供,讓柏索里尼的死因由企圖猥褻對方被殺,變成因為其共產傾向而被買兇殺害。孰真孰假,就算讓柏索里尼本人還魂估計也說不清。筆者猜想,像他這般洞察人性,又每天在藝術及政治上「踩鋼線」的人,應該或多或少預見自己難以善終吧。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情書》﹕那年遇上的世之介

北海道小樽市矗立着一座老舊的房屋,紛飛大

J5台,係TVB向全港網民下既戰帖

其實TVB唔妥網民好耐嫁啦,如果唔係都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