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醫‧明妃傳》﹕畫虎不成反類貓

《女醫‧明妃傳》﹕畫虎不成反類貓

同樣的女性醫師題材,同樣的男尊女卑時代背景,同樣的主角受盡磨難自強不息的主線。不論製作方如何否認,《女醫‧明妃傳》很難讓人不聯想起當年助南韓電視劇走向世界的《大長今》(2003)。製作方的理由是「是韓國抄我們的」,這真是一個讓無法否認又無法肯定的尷尬命題啊。無法否認,是因為作為明朝的藩屬國,朝鮮事事以大明為師,從治國理念到服裝習俗都深受中國影響。然而當年的文化輸出大國,近代卻因為走上崎路而使得文化的傳承幾近紐帶斷裂,即使近年有心重現輝煌也是漫漫長路,而鄰國已在光明正大的聯合國跟你競爭「端午節」了。野心勃勃的製作方企圖為大中華正名,拍一個歷史上真實存在的女性醫師的故事,效果卻是讓人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論主角光環﹕忽視主角黑暗面乃致命缺點

談允賢(劉詩詩 飾)這角色的設定讓人有種不上不下的感覺,苦思數月都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當年雖然很喜歡徐長今(李英愛 飾),欣賞她的堅持和正直,但每次被人陷害或為難時的無辜表情,又讓人很不耐煩。《女醫》編劇看來仔細「參考」了此劇,企圖讓徐長今這個弱點剔除於談允賢身上。於是,被男主角明英宗(霍健華 飾)調戲時,她戲弄對方;被情人明代宗(黃軒 飾)辜負時,她沒有默默忍受;在不被婆婆接受她行醫時,她反詰「你的病也是我治好的」。這些情節安排是要反映女主角敢於反抗男尊女卑、堅持理想、聰明機警,絕非一個柔柔弱弱小白兔……

圖片: 影視截圖《女醫明妃傳》(2016)

圖片: 影視截圖《女醫明妃傳》(2016)

勵志劇最動人的地方,是主角排除萬難達成理想的心路歷程;而向理想前進的最大障礙,不一定是身邊人和事,而是主角本身,以及她身處的時代。徐長今也曾經年輕氣盛,急功近利,也經常因為魯莽行事而給自己和身邊的人帶來危險。例如為了求勝而忽略作為廚師的本心,以及尚未通過考試就私自行醫。是經過良師益友不斷鞭策,才讓她端正心態,放棄讓行醫來作為復仇的工具。主角也是人,也會有人性的弱點。為了突顯主角而放大其優點情有可原,但若做得太過,就讓人覺得太不真實。這種逐漸蛻變的過程正是談允賢所缺乏的。她運氣太好了,英宗和代宗兩兄弟對她幾乎是一見鐘情,有了天子作靠山,自然綠燈大開,所向披靡。第一集她是「女神醫」,最後一集是名氣更響的「女神醫」。觀眾唯一能總結的教訓是﹕「關係戶」能少努力個十年。

反派也是人﹕可恨人的「可憐處」

反派在勵志劇的重要度,不比良師益友們少。將反派比喻為一座山,如果這座山不夠高不夠崎嶇,是無法襯托出主角的人生有多不容易。《大長今》裡飾演崔氏姑姪的兩個女演員,據說當時走在街上也會被行人所怒視,可見其這兩位反派有多成功。兩個角色的成功之處在於,編劇將她們的悲劇與時代環境連繫起來。以儒學為正統的李氏王朝的時代不僅僅是男尊女卑,也是以家天下理念及階級制度治國的朝代。兩姑姪也有過善良正直的少女時代,可惜家族為求成為特權階級的目標,以及宮廷對女性情感的壓抑,反抗家族失敗的二人,選擇以攫取權力來填補心靈空虛。而與她們活在同一時代的徐長今,能夠在這樣高壓的社會制度下闖出一片天,更顯主角的難能可貴。

圖片: 影視截圖《女醫明妃傳》(2016)

圖片: 影視截圖《女醫明妃傳》(2016)

相較而言,《女醫》的反派形象十分單薄﹕一言不合大吵大鬧,三言兩語大打出手。都快數不清代宗皇后汪美麟(金晨 飾)到底鬧了多少次,也記不起談允賢的婆婆吳太后(何音飾)摑了她多少巴掌。《女醫》一直強調明朝女性地位如何低下,如何受盡男權壓逼。但這些社會上層人物的表現,卻讓人很難有代入感。比如汪美麟,是太后妹婿之女,是有權出入皇宮的大家閨秀。要知道纏小足或三步不出閨門這種事壓逼女性身心的事,經常勞動的平常人家不一定發生,反而正正是這些出身大家族的女子。然而汪美麟卻在對代宗一見鐘情後,光明正大的明戀兼明追對方。又比如談允賢,和英宗在公眾場合便能拉拉扯扯。回想徐長今和崔今英(洪莉娜 飾),和閔政浩(池珍熙 飾)接觸時要不隔着一張桌子,要不至少隔三步以上距離在。哪怕後來前者和他修成正果,至少在公眾場合也是保持距離。這才是真正的男女大防。在海瑞能為小女兒接下男僕人給的糕點而逼死親骨肉的年代,甚麼雪地共舞、屋頂觀星或夜闖深閨,浪漫沒多少,辛苦宣傳的男女大防導致女性有病不能就醫的社會背景,完全被浪費掉。

X角戀﹕勵志中的愛情,抑或愛情中的勵志?

圖片: 影視截圖《女醫明妃傳》(2016)

圖片: 影視截圖《女醫明妃傳》(2016)

《女醫》真正讓人不舒服的地方,是它喧賓奪主的愛情線。談允賢只所以從「女強人」淪落「關係戶」,私認為過度渲染她和兩個男性角色之間的愛情要負上很大責任。徐長今和閔大人的愛情為人津津落道,正在於兩人從相識、相知到相守的過程。更重要的是,這段愛情無礙於展現徐長今的事業之路。相較之下,談允賢和兩個男主角之間的快餐式愛情,就少了細膩,顯得太過隨便。特別是談允賢和她丈夫明代宗,除了外表上的吸引,兩人在對對方思想稟性全無了解的情況下,便要私訂終生。加上演員演技稚嫩,火花默契全無,除了讓人看得眉頭緊皺之外,對劇情推進沒有很大幫助。後來更是花了大量筆墨描寫她如何夾在兩個鬥得水深火熱的男人之間左右為難,差點讓人忘了,她的志願其實是要當女醫師……

圖片: 影視截圖《女醫明妃傳》(2016)

圖片: 影視截圖《女醫明妃傳》(2016)

劇中男女置男女之防於無物,其實尚不算大節;但當男人們為了愛情夫不夫、君不君的時候,就很難讓人產生共鳴。妻子好不容易懷孕,明英宗轉過頭就抱着談允賢說「你知道我很喜歡你」;正妻流產不久,明代宗又擁着談允賢說「我對她不是真心,終有一天我會廢了她」。兩個女人不論品格如何,但至少感情上都是絕對對得起她們丈夫。本欲展現談允賢的魅力,卻錯誤的將她置於「狐狸精」的尷尬局面。回想當年同樣是皇帝愛上女主角,中宗沒有因為欣賞女主角,就隨意答應替她翻案;甚至連封她為醫官也並非僅僅因為欣賞對方才華。外有功臣相挾,內有野心勃勃的皇后,徐長今說穿了也是皇帝向眾人展現皇權的工具,只是在利用之餘他動了真情。這才是一國之君正常的思考模式。

至於《女醫》的兩個多情皇帝,不知是否要為「明之無善政」這句話,提供一個新解釋?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影評】正義辯護人 The Attorney 변호인

為學運的受難英雄乾杯 『你記住我說的一句

周子瑜事件--JYP的公關災難

以純粹一個韓飯角度說周子瑜的事,這次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