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貓特攻隊》﹕雙贏?依然是一場「零和遊戲」

by 加譽子 | 八月 20, 2017 6:55 下午

「知識改變命運」——一句哄你參加月費計劃,捐錢買書包給非洲孩子的標準標語。不過在大學生都在13K工資水平掙扎求存的世代,就十分想問即使買個書包讓孩子讀完小學後,他們如何在那寸草不生的貧瘠土地過上不一樣的生活。說到底,標語不過是空泛的大原則,實現方式則有如畫鬼腳——本想用「條條大道通羅馬」,蓮在接下第一個出貓任務時大概也這麼想,卻是現實與理想隔了個紅海,滿懷希望的通羅馬捷徑變成曲折離奇的畫鬼腳遊戲。

作弊的歷史大概和科舉歷史一樣長。從古代米刻字到現在紅外線掃描眼鏡,科技在變,考試制度在變,作弊精神始終如一。有的是想不勞而獲,錢多人傻乾脆當「人民幣玩家」(比如富家少爺柏和明詩);更多的卻是並非不曾努力,但因為「爭少少」不甘心而決定花錢充值(戲裡參與STIC作弊計劃的眾考生們)。蓮和賓作為資優生,則頭腦決心樣樣不缺只缺錢。根據市場經濟原則,你有錢,我有商品,等價交換很公平。至於良心?名校校長濫收「茶錢」,老師開收費補習班實賣試題,為人師表的以權謀私,做學生的有樣學樣豈不正常乎?

因現實打擊而一度憤世嫉俗的蓮,說服賓參與國際性考試STIC計劃的理由,正是覺得這可以藉此將考試從一場「零和遊戲」變為「雙贏」局面。有錢學生付錢買來成績滿足家長要求,貧窮如他們則可藉此獲得出國留學、改變命運的機會。電影一步一步的舖墊了兩人的家庭背景及際遇,解釋為何兩個模範生會變成「模犯生」。過程卻沒有冗長的煽情,一張離婚協議書、一張「茶錢」收據,蓮發現為人師表的正直父親也在屈從名校貪污納賄的遊戲;一個駝着的背影,一雙因長期泡在水中而長滿繭的手,賓與父親在貧窮線下苦苦掙扎。鏡頭短促卻把應交代的都清晰表達,兩人走上不歸路既是無奈,也是對現實的反抗。

只是此時此我刻我卻想起電影《Step Up》(2006)裡男主角因貪玩夜闖藝術學校盡情破壞,人贓並獲時與藝術學校校長的對話﹕

「你知道這意味着甚麼嗎?」校長問。

「我害你們要花一大筆錢維修。」

「是的,一筆本來用以支付某個學生獎學金的錢——你行為的代價是一個人的未來。」

這個小小的出貓集團,送了一批沒有足夠實力考入名校的人出國,代價並不僅僅是那3500萬泰銖,更是另一批沒有天才頭腦,也沒有錢當「人民幣玩家」,只能憑自身努力通過公開試獲得上流機會的學生的未來。換言之,他們不過是用另一批人的未來,來換取自己的未來,本質上仍是「零和遊戲」,獲益的仍是小眾。

圖片來源﹕https://tw.movies.yahoo.com/movieinfo_photos.html/id=6947[1]

圖片來源﹕https://tw.movies.yahoo.com/movieinfo_photos.html/id=6947

讓蓮自首的並非甚麼公平公義等空泛的大道理,而是真真切切地看到整個作弊計劃如何毀掉賓的未來和人格,也賠上了自己可能擁有幸福。電影的高潮不在於考官和蓮的貓捉老鼠,而是蓮和賓的對峙。大難不死,原來未必有後福。前段兩人若有若無的情愫,觀眾本以為導演好心地在緊張的氣氛中加插一段泰式小清新戀愛,結果前面有多美好,後面就多殘忍。蓮及時醒悟抽身,賓卻已深陷泥沼,甚至青出於藍。大概是此刻她才發現,自己親手造就了一個會發明三聚氰胺和假雞蛋的化學天才。

Endnotes:
  1. [Image]: http://blablabla-media.com/wp-content/uploads/2017/08/20170820_02.png

Source URL: http://blablabla-media.com/%e3%80%8a%e5%87%ba%e8%b2%93%e7%89%b9%e6%94%bb%e9%9a%8a%e3%80%8b%ef%b9%95%e9%9b%99%e8%b4%8f%ef%bc%9f%e4%be%9d%e7%84%b6%e6%98%af%e4%b8%80%e5%a0%b4%e3%80%8c%e9%9b%b6%e5%92%8c%e9%81%8a%e6%88%b2%e3%80%8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