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裝者》﹕非生為惡人,而為惡人

《偽裝者》﹕非生為惡人,而為惡人

「邪惡的平庸性」是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在《平凡的邪惡﹕艾希曼耶路撒冷太審紀實》(“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針對納粹德國前「尤太問題」執行者阿道夫‧艾希曼(Otto Adolf Eichmann)的審判所提出的觀點。簡單而言,鄂蘭認為所謂「邪惡」不一定是阿道夫‧希特勒那般極端的狂熱份子,而是可以十分平凡地展現在每一個人身上——換言之,任何人都有機會成為劊子手。

前陣子電視剛播完被大台寄予厚望的《琅琊榜》,結果慘淡收場。筆者曾於「喧嘩」兩度推薦《琅》,看到此劇在香港受到如此冷待,不禁覺得惋惜。只是不得不說,這年代還有誰願意每晚盯着電視機?更莫提那是近年不知所謂的大台。話說回頭,大台雖經常不知所謂,終歸是有着基本的政治判斷——至少,它沒有頭腦發昏到將由《琅》原班人馬拍攝、在國內收視更高的抗戰諜戰片《偽裝者》也放到免費台黃金時段來。倒不是《偽》有多不堪入目,而是這般政治正確的「正劇」若放到黃金時段播出,只怕永遠坐實「CCTVB」之「美名」。《偽》其實是一部劇情很一般的諜戰片,只是兩個反派角色值得一談。兩人的特別之處,正在於展現在其身上的平凡的邪惡。

20160701_02

圖片來源: 《偽裝者》(2015) 影視截圖

 

作為《偽》主要反派人物的「雙春」,是「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特務委員會特工總部」(簡稱「76號」)的兩個處級官員﹕「行動處」處長梁仲春(岳暘 飾)和「情報處」處長汪曼春(王鷗 飾)。「76號」是真實存在於歷史上、於汪精衛偽國民政府時期惡名昭彰的特務機關,負責剷除反日反汪的勢力。其領頭人正是李安執導的《色戒》裡的易先生(梁朝偉 飾)的原形丁默邨(又名丁默村),那位誘殺他失敗的鄭蘋如便是女主角王佳芝(湯唯 飾)的原形,22歲時在「76號」被槍決。據說當時的「76號」裡的特工大多為市井流氓出身,以殺人來換取獎金。

考慮到兩人的出身背景,「雙春」的選擇讓人深思。兩人表面掌握很多人生殺大權,實際上卻是對內面對日本人的壓力以及官僚間的明爭暗鬥,對外要有身為漢奸走狗隨時橫屍街頭的覺悟。為人世故狡猾梁仲春曾經也是國民政府的中級公務員,後來為利益變節,不過他本質上非大奸大惡之徒。他的情況較靠近《平凡的邪惡》中受審主角艾希曼。艾希曼也是納粹政府裡的一個中級官員,主要負責將尤太人從國境內清理,大部份時間都在處理諸如交通運輸、財產處置、集中營可容納人數等行政問題。他沒有親手殺過任何人,在參觀集中營時也表現了常人的驚惶失措。審判時他多番強調自己不同意虐待尤太人和「最終解決方案」,但不得不「服從命令」,因為那是他作為官員的責任。

20160701_03

圖片來源: 《偽裝者》(2015) 影視截圖

 

汪曼春則的情況更有意思。她本是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受過良好教育,年輕貌美。然而她卻不僅選擇當這樣一幫流氓的上司,而且管理團隊手法極端,一開場便槍決了整個隊伍,只因他們當中可能有抗日份子。劇裡給出的解檡是,她父母雙亡,加上少女時期因愛成恨,所以沉迷權力來填補心靈空虛。這種設定在也非全無可能。畢竟在戰爭這樣一個特殊的環境中,一方面可能激發出人類高尚的情操(如電影《舒特拉的名單》的主角),也會發掘出人性最黑暗的一面。放在現代,所聽過的應對失戀的極端例子,有自殘自殺、暴食厭食、甚至要和對方同歸於盡,卻幾乎沒聽過靠成為賣國賊或不斷殺人來修復受創心靈。說到底這是大環境的影響。汪曼春則身處的時代,侵略者需要大量人手維護佔領區的秩序,而恰好她叔父便是偽政府的高級官員,成為漢奸有點順理成章之勢。

20160701_04

圖片來源: 《偽裝者》(2015) 影視截圖

她和梁仲春其實一樣,本身不是壞人,但環境給予了足夠的條件,去刺激兩人的人性弱點﹕怯懦和自私。梁仲春作為父母官,不敢反抗侵略者,反而為了自保而濫殺平民交差;汪曼春的自私在劇中更是被無情地放大,畢竟生活優渥的她完全沒有為虎作倀的理由。其前男友兼上司明樓(靳東 飾)對她的評價是「卿本佳人,奈何作賊」,便是指她自己自甘墮落。這種展現在平凡人身上的邪惡,其實比大奸大惡之輩更讓人恐懼。原來作惡不需要你本身是壞人,可以藉着服從制度來保護自己。如「雙春」效力的政府,抗日活動是反政府的罪行,而搜捕抗日份子更是他們的職責。他們可以和艾希曼及其他二戰戰犯一樣,辯稱自己只是依法行事。

汪曼春曾向梁仲春抱怨自己作為日本人走狗,幹盡髒活累活,到頭來卻讓她背黑鍋。後者聽後露出嘲諷的表情﹕高回報高風險,本就是利益之交,何來情義?回看現實,追求名利其實乃人之常情,只是近年部份跳樑小丑的言行簡直讓人瞠目結舌。如果他們真心相信自己口中所言,無論結果如何,那也是求仁得仁,只能留待歷史評價誰是誰非;但若並出自真心,而辯解不過是順應「大勢」,那就只能套用鄂蘭在書中的結語﹕「我們假設,你之所以變成這個大屠殺組織中一個聽話的屠夫,完全是出壞運氣,但這不影響你執行、從而支持大屠殺政策的事實。因為政治不是兒戲,在政治中,服從就等於支持。」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