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只有睡覺的時間是屬於自己-致沒有了自己的歲月

假如只有睡覺的時間是屬於自己-致沒有了自己的歲月

恰好,我還記得自己有一段很長的日子很愛寫作,寫作是我證明自己存在著的憑藉,還記得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我不敢寫作,因為在寫作的過程很清醒,我害怕清醒,只好一直一直社交,一直一直逃避,連寫作都放下的時候,我把自己都放下,進入了一個沒有自己的空間。

今天要談的是,所謂沒有了自己的歲月,就是,在一條時間長河裡面只充斥著無數的其他人,而自己就完完全全的置在其他人之下,同樣的要問,生活,是自己的,還是自己的生活是其他人的,人的一天只有24小時,扣除睡覺,吃東西,我們就只餘下,半天。一個星期的每半天都相約著不同的人,不斷花時間在建交,談很多近況,花生,我們都要認的是,大家都有大家的所謂生活,一個人再也不會長時間和不同的人見面,一個沒有了自己的人,會把所有的時間,把一個又一個人塞滿,只餘下睡覺的時間是自己,其餘的必要對著他人,有他人同在,這樣是有點兒強迫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是一個很讓人害怕的過程,一走了之去旅行,在別人看來是幹了一些事,不過說真的,其實我們自己都知道,去旅行多半都很沒意義,除了吃玩睡,其實沒有了什麼,當然我們都需要這些,只是,長久以來都藉此逃避的話,回來只會更面對不了自己,面對不了你所身處的社會。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傻得痴線的認為,不接收外來資訊,只透過人的口中聽聽什麼,自己完全失去了求真,求證的理性,這是一個最容易理解何謂「沒有了自己」的特徵,跟別人走路,其實很容易,不過看看你在跟那些人,每一個人和你走的一段路,都是很零碎,如果你生命的時間是一條線,你把一個又一個的人間在線上,沒有餘下什麼,沒有你自己的追求,實在是一個病態。

從前都不敢有這些想法,人們把時間都分配得很妥很當,我卻沒有任何知覺似的跟著不知名的大隊走,如果你也有一段這樣可怕的歲月,請不要再回頭,避免再仆第二次街,要向前,自己建立自己,自己拯救自己,自己幫自己,唔好再要人幫,唔好再聽人講,因為苦過,食過屎既,先唔想再食。先唔再識得食,要比多D獨處的時間自己,SOCIAL多半都是沒有意義,除非那是你很想見的人,或是你很想要認識的人,文字中其實應該留下什麼,即使在香港,文字很便宜不值錢,不要再糾纏在太多的SOCIAL上,走自己的路,找不到自己的路就自己找,別靠別人幫,別人實在幫不了那麼多,再要人幫,你會發現自己是懶得很過分很過分,基本上,你把人生都押給別人,可笑的是,你聽了別人怎樣怎樣說,怎樣怎樣行,可是天底下,除了老豆老母外,沒有人需要對你的人生負責,即使有人令你仆街,都怪不了其他人,路是要自己行,自己仆街,自己起番身,不要再用SOCIAL來麻醉自己了,朋友你要識幾多個都有,朋友是最讓人迷失不已,就不要掉入這樣的圈套裡,要跳出去,跳出去。

多多

多多

雜而多端。公義路上彼此守望。


Related Articles

[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四

上集回顧:[中篇小說] 我待白晝光臨 之

後十七症候群

每個人都會在或長或短的青春期經歷混亂時期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四)

上回:  贏在起跑線,輸在終點前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