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雲》﹕由憐生愛,由恨生情

《亂雲》﹕由憐生愛,由恨生情

未亡人愛上害死自己丈夫的男人,本應是個荒誕的故事。卻在導演成瀨喜的鏡頭下,看着絲絲情意逐漸取代恨意,彷彿應了那句世事萬般不由人的話。

喪失、失子,由美子(司葉子 飾)一下子經典了佛教「八苦」中的生老病死、愛別離及怨憎會。愛別離不必多言,在手術房中握着醫生的手為腹中孩子倒數的她,眼中一遍死寂。原來鮮活明亮的少婦,忍受着物質的匱乏和因美貌而惹來的無窮無盡的性騷擾。然而,眾苦當中最讓她苦的,是「怨憎會」——她本應極恨之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在她生命中。每個月定期寄來的一萬五千日圓、滿懷歉疚的信件,都在告訴她對方不是壞人。由美子是善良的,或許她實在太累了,無法讓恨意糾纏自己太久。恨一個人,和愛一個一樣,也是要費力氣和時間,傾注自己的情感。哪怕三島史郎(加山雄三 飾)是個十惡不赦之人,估計由美子也不會花太多力氣去恨他吧。

圖片來源: 《亂雲》(1967) 影視截圖

圖片來源: 《亂雲》(1967) 影視截圖

由美子開始展現笑容,竟是因為三島史郎的一番半自白半勸解的肺胕之言。三島史郎對由美子的情感應該是更為複雜。作為被害者遺屬,由美子可以盡情的恨上他;但作為一個無心為之的肆事者,他內疚,卻沒能內疚到把所有責任攬上身。更重要的是,這宗意同意粉碎了他的愛情和事業。在對由美子抱有歉意和憐惜之情時,他是否也恨着這個帶給他強烈自責感的遺孀呢?在茶館裡對由美子說的一番話,是他壓力邊緣的一個小爆發。由美子沒有原諒他的動機,她的日子愈是悲慘,對他良知的懲罰愈重。而他偏偏無法向任何人傾訴。兩人的苦,正是他們的善良與寂寞下不斷醞釀而生。

「待發現愛上妳之時,我已深陷愛情之中」

圖片來源: 《亂雲》(1967) 影視截圖

圖片來源: 《亂雲》(1967) 影視截圖

我無法看出兩人從何時起相愛。並非突如其來的愛情,而是當兩人表露情意之時,旁觀者才恍然大悟。回顧前情,卻找不到讓兩人拼出火花的確切時間點。這大約就是導演的高明之處。一切大若應了這個戲的名稱﹕《亂雲》。未忘人與兇手,是「剪不斷,理還亂」;這是一段注定不能見光的苦戀,雲隱在陽光之後。飯店裡的告別,兩人從對視、擁吻,又回到隔着一張木桌,相見不相望的狀態。不啻讓人想起《其後》裡男女主角之間的情愫,如何透過愈拉愈近的距離,拼發出被壓仰良久的激情。司葉子的美麗堅強,正值盛年的加山雄三文質斌斌中帶着一絲苦中作樂的幽默,演活了走左這段走在鋼線上的關係。從怨憎會步入「求不得」苦,是為八苦之最。由美子在碼頭遙望逐漸遠去的身影,自己只能在眼前的苦海中浮沉,不知解脫之日。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NENA》——去留

劇情簡介:少女Nena的殘疾父親想了結生

【漫評】月刊少女野崎君-月刊少女野崎くん

這場戀愛,越來越像少女漫畫 作品名:《月

原來現在有一個動漫類別叫「反社會」

看見這篇「清純男驚見嬌妻收藏「反社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