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德國人的故事》﹕戰後的失落、脆弱的民主、極權的崛起

《一個德國人的故事》﹕戰後的失落、脆弱的民主、極權的崛起

大年初二的清晨,一向睡得極沉的我,被蔓延到樓下的騷動吵醒。翻開手機,才知道深夜又是縱火又是毆鬥又是鳴槍……擲物縱火的是何許人,來自哪一股勢力,一切尚在了解當中。而在得知騷亂(或有媒體定性為「暴亂」)發生一剎那,驚訝的情緒沒有停駐很久,隨即想起《破解希特勒》的作者賽巴斯提安‧哈夫納(Sebastian Haffner)另一本較少被提起、本人認為同樣精采的著作﹕《一個德國人的故事‧1914-1933回憶錄》。那是正哈夫納自己的故事。戰後的失落、脆弱的民主、極權的崛起,種種耳熟能詳的教科書段落,在一個高級公務員之子的視角下,竟是字字驚心。一羣血氣方剛而又看不到未來的青年人,「穩定劑」史特雷斯曼的猝逝,胸無大志又沉迷權鬥的當權者,一步步將德意志逼至瘋狂的末路。

戰後的失落

讓人詬病的《凡爾賽和約》,一直被視作二次大戰的遠因。割地賠款的屈辱雖未即時激起德國人寧為玉碎的決心,卻是讓威瑪政府背着一個賣國賊之名,從一開始就寸步難行。哈夫納在一戰時不過是個小學生,每天玩着模擬戰爭遊戲。坦克、士兵、俘虜,成了他們那一代的童年回憶。這是戰時愛國運動號召的副產物,後來大名鼎鼎的希特勒也是深受此影響而去從軍的年青一輩。突然如來的戰敗(至少,對民眾而言是如此),愛國運動的戛然而止,讓這批年輕人極度不適應,並在未來的日子逐漸分成兩派﹕有的在成長過程中找到新的人生意義和興趣,漸漸遠離極端愛國主義;有的陷入極端主義的泥沼,日後成了納粹等極端組織的先頭部隊。

脆弱的民主

人類是不斷受周邊環境影響而改變的生物,除非有合適的環境,人才能長久地抱持同一種想法活下去。不幸的是,威瑪共和國搖搖欲墜的政權,正好提供了讓極端思想繼續成長的溫床。德皇退位後,新興的政黨還太過稚嫩,未能發展出所謂「主流民意」。結果是政黨更迭頻繁,游擊隊在街頭流竄,甚至有了反猶太主義的一些徵兆(如猶太人政治家拉特瑙被刺殺事件)。極具外交手腕的史特雷斯曼執政的六年是哈納夫眼中僅有的「穩定時期」,又正好是世界經濟復甦階段;然而他活得太短了。更多的時候,沒有認受性的政治施政艱難,施政艱難又導致政策難以落實或不連貫,拖累社會經濟;社會經濟發展停滯又進一步削弱威瑪政府的認受性。惡性循環下,一戰遺留的極端主義成為一種對政治不滿的宣洩口。所以,希特勒和他的地下黨當了多年被受抨擊打壓的少數派,卻一直有他的市場。

極權的崛起

1929年的經濟大衰退與二戰關係筆者不欲贅言。在哈夫納眼中,真正讓希特勒從少數派逐步變成元首的,卻是叵心可測的議會政客。混亂的社經秩序讓這些政客有了逐步剝奪公民權利藉口,特別是把社會問題簡單的歸咎為「猶太人問題」。社會愈是不穩定,他們手中的權力就愈大;權力的甘甜讓他們繼續縱容這種不穩定,以及對猶太人的敵視。在納粹主義尚未完全成為主流之際,政客已和希特勒做了魔鬼交易﹕納粹黨繼續當執政者的靶子;執政者則默許納粹黨的存在。尚是公務員見習生的哈夫納,見證着反政府的演員、編輯、社會顯要一個個「被消失」、「被自殺」、「被失蹤」;非主流的報紙書刊改換心志以避免查封及逮捕的命運(你能想像有天《100毛》用同樣的風格歌頌政府嗎?);有着猶太血統的朋友一個個出國流亡……

甚至連哈夫納的高級公務員父親,從本來堅信「納粹黨不過一時潮流」,到後來讓獨子趁一切還未去到最糟時盡快出國。父親對於作者前程的一番對話十分犀利﹕「移民對於所有國家而言都是一種負擔……如果你以交流生身份去,你能為他們作出若干貢獻;若是以喪家之犬身份去,那不過是避難……(若德國的人才傾巢出國)那更是倒店大賤賣,流亡者只會失去自己的身價。」(這番話,放在今天的敍利亞難民問題上,竟是如此切合﹗)父子倆有敏銳的政治觸覺,逃離了溫水煮蛙的陷阱,卻也要面對家族分崩離析的局面。而還在自欺欺人地安於和諧穩定的國民,只能迎來德國最瘋狂的一頁。

兩年前我讀這本書的時候,正好是佔中運動前後的那段時間,只覺書中描寫的一切怵目驚心。的確,香港不是一個國家,按理說再亂頂頭還有個中央政府(前提是它自己的地盤不要亂……);社會上還沒出現希特勒一類的人物(但我不可敢說絕不會有);民主自由仍然是輿論主流(不過細察其中,會發現太多分歧。畢竟民主自由只是個大匡架)。只是即便不能說今天的香港與當年的威瑪共和國相差無幾,兩者卻逐漸浮現愈來愈多的可比性。如果情況再糟一點,今天的香港正是當年山雨欲來的威瑪共和國,那麼我們離極權的崛起,還有多遠?

加譽子

加譽子

中大政政出身,深諳「飯桌上勿談政治」的重要性。土生土長港人,卻總認為自己首先是個地球人。目前致力於逃避成為「廢青」,熱愛書本和電影。


Related Articles

[我城是非] 是香港社會一手打造水貨客的超級市場

水貨客問題大熱,上網看了看強國和本土兩派

本土主義與排外運動(一)

在十五世紀地理大發現前,世界上各大洲的交

小國大業

新加坡開國元勳李光耀今日逝世,有人批評他